落秋中文網 >  秦陽與林霜舞 >   第185章

-

“我肯定能行!”

石宗塘臉色大變,他不能接受被趙忠揚比下去,絕對不能!

說著,他又改換另一套針法。

這下有點用了,齊平海好像冇那麼大的反應。

但這種狀態持續了不到十秒,齊平海就再次劇烈扭動了起來。

“石老,我,我又更癢了!”

石宗塘當即變色,喃喃道:“不,不可能啊...”

齊平海手臂都抓出血痕來了,這模樣著實有些淒慘,周邊圍觀的眾人都是露出了一些驚懼之色。

秦陽淡漠的看著,紋絲不動。

一旁趙靈溪道:“秦陽,不會出事吧...”

“不會。”秦陽淡淡道。

他出手有分寸,在這種地方弄死齊平海,他還不至於那麼蠢。

“他好可怕...”

趙靈溪說著,神色有些複雜,從大學時期開始,一直到現在,她其實都挺怕齊平海的。

因為對方可以說真的控製著他們爺孫的命脈。

無法想象,若是無法行醫,對爺爺來說將是多麼重大的打擊。

所以哪怕齊平海無論怎樣的死纏爛打,她都是儘可能的客氣甩開。

不敢有半點的強硬!

如今看到秦陽收拾了齊平海,她心裡說不出的痛快。

石宗塘手忙腳亂,開始慌了神,四週一雙雙眼睛,讓他如芒在背。

而齊平海,也徹底忍不住了,他連貫帶爬到趙忠揚麵前。

“秦陽!秦大爺!求求你饒了我,我保證,以後絕對不再接近靈溪!”

“哦,你不會事後針對趙爺爺吧?”秦陽淡淡問道。

“不會!我發誓!我要是針對他,我不得好死!”齊平海急忙說道。

秦陽淡淡一笑:“在我這發誓,可是很靈的。”

齊平海為了止住全身的瘙癢,已經什麼都不管了。

“好好好!隻要你饒了我!放過我!”齊平海痛哭流涕,當眾下跪,狼狽無比。

“趙爺爺,麻煩您了。”秦陽看向趙忠揚。

趙忠揚微微一怔,讓他來?

石宗塘醫術比他可能還好一點,對方都無法解決,他又怎麼可能做到?

他都不知道秦陽到底用了什麼手段,刺激的又是哪裡...

石宗塘也死死盯著趙忠揚,他此刻最希望的就是趙忠揚說做不到。

這樣,他還能挽住不少顏麵!

但是,趙忠揚猶豫了一下,還是走上前,隻是神情有些無奈:“你小子...搞什麼?”

他真不知道怎麼解啊!

秦陽笑了笑:“以您的本事,五針足以。”

趙忠揚一聽,神色微動,五針...秦陽的確是交了他一套名為五龍轉命針的針法!

剛好就是五針!

他對秦陽,那是極為信任的,所以,當即蹲下施針。

五針逐步落下,齊平海的症狀就在逐漸的緩解了。

等到五針全部落下,齊平海已經徹底冇有了瘙癢的感覺。

“好了。”

趙忠揚迅速收針,並不想讓石宗塘看到。

齊平海急忙站了起來,檢查了一下自己,然後哆嗦道:“我冇事了,冇事了!”

四周眾人都是有些吃驚,竟然真的好了!

而石宗塘見趙忠揚如此輕鬆的就解掉了齊平海的癢症,頓時露出了驚慌之色。

急忙大聲的說道:“你們串通好的!趙忠揚,你不僅卑鄙,還無恥!”-